外卖小哥持刀杀人事件中,谁都有生活压力,但没有人是弱势群体足球丹尼

外卖小哥持刀杀人事件中,谁都有生活压力,但没有人是弱势群体足球丹尼

外卖小哥持刀杀人事件中,谁都有生活压力,但没有人是弱势群体足球丹尼

游老发表于 时政新闻点评_财税时政_时政摄像_琼海时政
军武次位面无限健制杨树生活压力大,社会戾气重我之前是学服务专业的,所以对这个行业很有体会,我去餐馆吃饭,从来都是对服务员客客气气,上菜倒茶都说声谢谢,他舒心,你放心,也省的他给你菜里加点额外的东西。之所以武汉外卖小哥杀人事件迅速引起大量关注,成为全网关注的事件,原因就在于这一事件触动了大众的心理,也反映了时下普遍存在的现实生活压力大,社会戾气重。生活压力大,是我们的普遍感受。就拿外卖小哥这个群体来讲,据蜂鸟大数据统计,中国两大外卖平台的送餐员加起来约万,他们中来自农村,后出生的人占,平均每天配送单,平均行驶距离公里。他们一人一车一箱,无论寒暑风雨都要接单,每天工作时间长达个小时以上,用两条腿和两个轮子与时间赛跑,几乎全年无休,还要面临许多不可测的风险年月日,级强风刮倒了北京白纸坊西街的一棵大树,一位美团外卖小哥不幸被砸中,送到医院最终也没有抢救过来。同时,有的送餐员都认为,外界没有给予基本的尊重辛苦送餐,晚上几分钟,就有可能收到差评,这意味着一天白干;如果遇到一些耍横,把送餐员视为下等人呼来喝去的奇葩客户,还得忍气吞声赔笑脸点外卖的都是谁呢主力是上班族。他们压力小吗其实也不容易,甚至更不容易,只有都市上班族才会连做饭的时间都没有。罗振宇曾说过一句很刺耳,也很现实的话现在生活在最底层的,往往是那些写字楼里,上班打卡中午吃盒饭的白领。窦文涛更是在锵锵三人行中直截了当的评论在中国说这个中产阶层,就是个虚头巴脑的概念,中国只有焦虑阶层没有中产阶层。面对大城市飙升的房价,高昂的生活成本,难以寻觅的伴侣,大山的一样的无一不在透支着白领的身心健康,哪怕他们看似工作环境更好。据智联招聘发布的年职场人健康力报告显示,只有的职场人认为自己健康状态很好,感觉一般和很差的比例,达到了。便秘颈腰椎疾病痤疮失眠肺结核肺癌高血压等疾病正在后的都市白领中快速蔓延,日渐年轻化。除此之外,激烈的竞争挣钱的压力天花板一样的考核指标,也在压榨着白领的心理健康,猝死,自杀的新闻更是屡见报端。的白领认为自己糟糕的情绪来自于复杂的人际关系低于预期的收入和过大的工作压力每天一醒来就赶紧出门上班,路边顺便买上早餐,挤过公交地铁,打卡开电脑敲字开会协调申请代码总有甲方总是傻上司从不满意晚上加完班回到狭小的出租屋,已经是筋疲力尽。看书社交学习只想上床睡觉据中国社科院年的调查显示,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小时。这样压力之下,无论身处哪个阶层,焦虑孤独无助成了常态,穷丧,经常被用来自嘲。身体上的病还可以用药治,但心理上的问题却不好解决情绪积压到要爆发的外卖小哥,刚好遇上一个心理崩溃边缘的上班族,恰好还有一把刀,会发生什么送餐员被平台压的喘不过气来,上班族们同样被公司压的喘不过气。谁也别攀比谁更累。虽然此次案情尚在调查之中,真相细节尚未公布,自然而然,无论媒体还是公众的任何一方,都无法在事件发生一天后,就对当事各方的行为做出全面而客观的评价。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事件发生后,一种长期存在于网络的不和谐声音,还是如期而至了。在报道该事件新闻下方的评论区中,一些网友发表了订了这么多外卖,我还活着真幸运感谢外卖小哥不杀之恩等等夸张的评论,部分职业看客甚至还将矛头指向了外卖送餐员这一职业,认为他们素质低经常违法违规,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类似评论在网络上依然能够看到早在多年前,中国的先民们就已经传唱着人之多言,亦可畏也的歌谣,在网络传播不断扩张的当代中国,一则新闻可以在分秒之间传遍世界各地,每一位个体都能发布全国甚至世界可见的信息于网络。网络兴起的十余年间,贴标签脸谱化某一职业地域或群体自始至终都是一股风潮。由此引发不和谐的争端,类似的例子在中国并不罕见。可能很多网友都曾关注过这样一个新闻,今年月一位来自河南的女生来到浙江杭州求职,某天她向一个公司投递了简历,却在第二天就被火速拒绝,而该公司不合适的原因很简单,只有河南人三个字。女大学生因是河南人而被拒绝事实就是如此,中国几乎所有地区的都被贴上了特定的标签,各行各业都被绘制了一幅幅标准的脸谱某地人不靠谱;某地人吝啬小气;某地人暴力;农民工等于没文化,外卖小哥等于没素质等等。然而作为社会中的一员,我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籍贯职业与群体,当我们热衷于为他人贴标签画脸谱,最终无法回避自己亦被贴满标签的事实。理智的网友表达了对偏见的担忧在人言威力以几何倍数放大的今日,无数次片面单一化的误读,形成根深蒂固的偏见,最终深受其害的,是素不相识的普通人,甚至是在某地敲击键盘的自己。武汉一位外卖小哥因为口角对顾客挥刀,就有人将外卖送餐这一行业与低素质危险联系起来。然而在一周前,同样也有一则关于外卖小哥的新闻杭州的一位家长因为儿子考研压力大失眠,点外卖怕打扰儿子午睡,选择了不要按门铃的备注,但忘记了手机是静音状态。在门前静等个小时的外卖小哥在到达送餐地点后,连续拨打个电话都没有得到回复的送餐员选择了站在门前,静静等待了个小时,对此他的回复朴实而简单挂门上担心被人拿走,送一单就对这一单负责到底。这样的新闻并不是少数其实在网络上简单搜索,就能找到成百上千个关于外卖小哥的故事,他们有的见义勇为;有的火海救人,有的甚至将外卖送到了泰山山顶。外卖送泰山山顶放到全世界这样敬业的外卖小哥也很罕见了在建国周年庆典这样如此盛大庄重的庆祝活动上,外卖小哥能与其他基层劳动者一起,身着颜色各异的工作服,骑着工作用的电动车通过天安门广场,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亦是国家对这一职业的尊重与肯定。日本媒体报道外卖小哥通过天安门广场外卖小哥在庆典中的出现也引起了很多知名外媒的关注报道如今的中国,是一个正在经历巨变地域广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一个正在飞速发展创造奇迹的世界级经济体,正是这样特殊的属性,决定了中国存在着囊括各种属性不同时代的现象。一个先进与落后,现代与传统,光明与黑暗并存的国家,注定无法被几个标签词汇所概括定义。我们不应该将任何人事物标签化脸谱化,这是生活在一个不断变化的多面的国家的我们应当坚持的准则。毫无疑问,外卖送餐员这一职业为社会带来了便利,发挥了自身的价值,应当得到公众的尊重而不是被贴上各种标签,脸谱化妖魔化。然而回到这一事件本身,外卖送餐员违法犯罪同样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在我看来,我们应当给予包括外卖小哥在内各种基层工作者尊重体谅甚至是同情,但这些人文关怀并不等于对这一群体违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的纵容,让两者相向并不矛盾。对于送外卖最直观的负面印象,相信大多数人同样有强烈的表达欲望与外卖提供高效便捷服务相伴的,是从业者因为交通安全意识淡薄出现的各种交通乱象,部分外卖小哥驾驶电动车摩托车超速逆行随意变道闯红灯,使得城市交通事故频频发生。仅以南京为例,在年上半年,全市共发生涉及外卖送餐电动自行车各类交通事故起,共造成人死亡,人受伤。我是个摩托车爱好者,上下班等红灯时,经常遇到无视交通乱闯红灯的外卖小哥。为他安全担忧的同时,也对自己担忧。在网上以外卖小哥死伤为关键词搜索,类似的新闻不胜枚举。少数外卖从业者甚至身背重案依然坚持工作,媒体就曾报道一位外卖送餐员,驾驶摩托车违章高达多次,一次要扣掉多分,附带万元的罚款,令人触目惊心。人人对外卖小哥多一份宽容与谅解,是社会发展人性化的体现,同样,提高外卖小哥的交通安全意识,强化对外卖摩托电动车的管理,也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要求。基层工作者弱势群体不是违法违规的借口,约束与管理的背后是保护,也是尊重。深圳出台对外卖从业者的最严管理条例在新闻评论区,除了网友对外卖小哥发表的各种观点抱怨甚至批判,还有同样身为外卖小哥的吐苦水,遭遇恶意差评语言辱骂客户久呼不应都是极其正常的事情。在知乎上,一位在深圳工作的外卖小哥讲述了自己作为外卖从业者的经历,在他展示的手机截图中,每月工资在千元不等,虽然薪资相比于很多基层职业已经很高,但他也坦言风吹日晒赚钱,长时间高强度的奔波在城市中,其实并不容易。深圳外卖小哥的月工资单除了应付少数顾客的刁难,外卖小哥还需要提防平台的罚款,包括撒餐提前点送达配退风控提前点送达等差评投诉条款繁多,触犯任何一条都意味着要面临至不等的罚款。除此之外,还有考勤着装等罚款条目,简而言之就是奖励要靠自己跑,罚款条目还挺多,稍不注意,还要降低好评率星级等影响长期收入的指标。送外卖并不是准时送餐那么简单的工作同样也要受到各种标准的制约评判高额的罚款,让越来越多的送餐员极其看重投诉与差评,这也是本次事件中外卖送餐员与顾客发生争执的一个关键原因。我们不是外卖送餐企业的管理者,也不是分析研究其中原因的专家学者,作为社会中的普通人,我们能做的可能就是在严于律己前,尽可能的宽于待人,少给几个差评,少打几个电话,在发怒前先仔细思考几分钟。这样的争端也许会少很多。毕竟,晚吃饭几分钟对我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而一个差评投诉,就会让一个外卖小哥几天的收入付之东流;毕竟宽于待人与严于律己相比,还是要容易得多的。大家都不容易,彼此善待,相互理解,多一分宽容与原谅,社会才能更和谐,自己也会更加安全。毕竟,比起一时赌气撒泼,好好活着不是更好的选择吗点餐人应该理解送餐员,几块钱的路费换不来上万块的热情,路边普通的餐馆也不会给你带来五星级酒店的服务,尊重每一位服务你的人。而送餐员也不应该把自己定位为弱势群体,视好评和理解理所应得,将闯红灯无视交通为理所当然,我弱有理你是服务人员,你就应该服务好每一位顾客。人这一辈子,不论你是普通打工族,还是高层管理者,都应该记住一句话在人之下,把自己当人,在人之上,把别人当人。这个社会,你和他都有自己的尊严。
发表于
;